革九

盗墓/凹凸/排球,邪厨安吹瑞金党,安雷安万岁,影日不拆不逆

夏·动物园


         前段时间有点事要处理,就拉着胖子和小哥出山回了趟杭州,说顺便旅游旅游见见世面,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发展成了什么样,尽管有手机但还是亲身感受来得更直接,再这样返璞归真我怕真成了新时代的山顶洞人。可能是离开地太久了忘了,也可能是现在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早已经在我的意料之外,到了杭州才发现抬头是天,放眼是头,低头是腿。人又多天又热,胖子直骂掉了他几斤神膘。我心道以前下地的时候跑得那么带劲有时候东西都吃不上你他妈也没抱怨个半句。我和胖子一步三回头,生怕小哥给丢了,尽管身手不凡徒手杀粽千千万的张大爷有多强的杂耍技能,也没办法在这人山人海中来一个空翻。刚到杭州那天在地铁站就差点把这位百岁老人给搞丢了,吓得我和胖子私下商量过要不要给买个啥链子给人牵着。
         折腾了几天,好几次都在一只脚踏出门遭到热浪袭击后乖乖退回空调房,不得不说很想念雨村了,虽然蚊虫多,但总归是比杭州要凉爽些,更何况家里还有个天然蚊香。好不容易等到个凉爽点的天气,下了点小雨,赶紧拉着两人出门去了动物园,反正我猜小哥也没去过。杭州的雨通常都是不大的,正像很多文章里形容的绵绵细雨。但文章里不会提到的就是这雨几乎没什么重量可言,稍微来点风一刮,打个伞顶个屁用,上学那会儿有次淋得我脖子以下都浸湿了。
         到了动物园对面,地上的雨水早已经蒸发干净,售票处和大门口黑压压地一片,以及熊孩子的尖叫。我和胖子交换了一下眼神,硬着头皮拉着小哥去买了票。怎么可以因为这点小困难就放弃给小哥制造“童年回忆”的大好机会?
         进入动物园上了个大斜坡,一大块地图出现在面前,和胖子一拍即合决定先去金鱼馆。十分壮观,人和鱼一样多,唯一有点安慰的是这些鱼是我钓鱼钓不到的。鱼池周围是珍禽,这确实比鱼好看得多。胖子盯着大嘴鸟若有所思,我拍了他问他在想什么,“这小别致长得挺东西的,黑不拉几跟乌鸦似的,哎天真你说在它嘴里藏金银珠宝能藏多少?”
         我瞪了他一眼,“这是祖宗里祖宗辈的原始鸟类了,你别给我瞎想有的没的能藏多少我不知道,但是那嘴戳爆你的头是绰绰有余的。”
         我们随着人群来到孔雀观赏处。小时候来动物园,每次都惦念着能看到孔雀开一次屏,结果到现在我也没看到,后来时间长了,也觉得没意思了。我们不远处有一只白孔雀站在人群最多的地方,羽毛白得像雪,倒真的像神仙下凡一样风度翩翩还带着一丝傲气。于是这位“神仙”突然转身,朝我们走来,然后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闷油瓶面前,抖了抖,缓缓地开了屏。
         我和胖子:“?????”
         在人们的惊叹声中,我们也被推出老远,我和胖子愣了愣,忍不住大笑出声,胖子搭上小哥的肩膀拍了拍,“小哥,对公孔雀有兴趣不?有的话我们去和园长商量一下让花爷给你买回去,老大不小了,也该讨个媳妇了!”
         小哥看了他一眼,又看着我,有些无奈。我们见他没生气,笑得更放肆了。
         爬了一路,顺便探讨了我们三个像什么动物,胖子说我像兔子,看着乖顺,急了能踢死只鹰,我不服气,说照你这样说那我觉得我更像鹿,我个儿高。
         胖子不屑,又沾沾自喜道,“像你胖爷我,就是草原上的雕,意气风发,酷炫狂霸拽。”
         “得了吧,你是雕你就是家族的耻辱,因为体重飞不上天空,你最多就是个二师兄。”我伸手去捏了把胖子的手臂,又嫌弃得把那被太阳烤出来的油汗抹到他裤子上。
         对于闷油瓶是什么,我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蛇太冷血,狼又是群居,老虎又太傲,千年老龟又不好听。最后的讨论的结果——是猫。养了十来年的那种猫。不黏人是毫无疑问,指不定哪天就消失了你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什么时候回来,但你知道他总是会回来的。长得好看还怀揣十八般武艺,走南闯北,或许还会给你带点纪念品。回来后也不闹,就安静地在那儿蹲着。听了我们的分析报道,闷油瓶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点了点头。
         后来到了虎山,在旁边看到只豹子,懒懒地甩着尾巴,悠闲自在,好像被关着观赏的是我们不是它。看得胖子大喊了好几声“黑瞎子是你吗”。我在脑中给这豹子带了一副墨镜,还真有点像那么回事。在折返的时候刚好碰到还是表演,我们抢到前排的位置近距离观赏。海狮是哺乳类动物,智商高,模仿能力强,经过工作人员的训练后,通常都能很好的完成表演,我不是第一次看了,倒也没了什么新意,不过闷油瓶倒是看得格外认真,胖子看女训练员也看得格外认真。
         在即将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我猛地往右拐去,拖着闷油瓶就朝着骑马合影的地方走去。我想也难得来一次,得留点有意义的照片问闷油瓶有没有看上出租衣服里的哪一套,在他说出“不”字的一瞬间我一把将一顶军官帽按在他头上,在我和胖子的监视下穿上了军服,旁边传来的尖叫声大大地给我带来了满足感,心中感叹长得好看就是衣服架子。胖子在一旁大喊“这是我们家帅锅锅”,我默默地站远了些。后来我和胖子也各自拍了一张,他活像受贿的地主,好像富得流油。
         回去后洗澡出来我翻出我们今天唯一的合照准备发个朋友圈。照片上胖子 和闷油瓶分别站在我身旁,胖子隔着我使劲把小哥往他那边揽,我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抵住胖子满是汗水的脸。身后有三只猴子也学着我们的动作揽在一起,当时没注意也拍了下来。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在中途休息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小朋友,她的佩奇氢气球飞了刚好卡在了我们休息的那棵树枝上,本来她是叫胖子帮忙,可那一声“爷爷”叫得胖子格外不乐意,胖子逗了她两句结果她去找了闷油瓶,开口就是“哥哥”,胖子一听更不乐意了,郁闷了好久。我心说你五十多岁的人了,小哥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你和一七八岁的小姑娘较什么劲,更何况人家叫得没毛病。小姑娘后来为了感谢闷油瓶,给了他一个拇指大的漂流瓶,让他把自己的愿望写上面丢进海里,说是可以实现。
         虽然知道是假的,这么多年我飘了好几个也没见着实现,但我还是很好奇闷油瓶的愿望是什么,依平时看来他无欲无求的,应该也没什么愿望,就随口问了,“那个漂流瓶你写了吗?”
         有些出乎意料,闷油瓶正拿着我们三的骑马照看,“嗯,已经写好了。”我正准备问写了什么,被我妈的电话打断了,后来也就忘了这件事。直到后来在雨村院子外的大树下,我的仓鼠怂把那个漂流瓶从土里刨出来,我才知道。上面画着一只猪,一只猫,一只兔子,只有头的那种,堪比三岁小孩的作品。我心中一暖,又默默地埋了回去。

给自己画的企鹅头像。

总之狗子又画瓶邪了!!

浮云一别:

三年前画了一个大张哥和吴小狗,现在吴小狗长大啦,但是张大哥抱起来还是洒洒水,不在话下的

最近看了沙海又爬回来了,817快乐!

【瓶邪黑花】《无双登对》(三)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

风途石头:

《年少葱茏》一经播出,好评如潮,主演吴邪跻身当红小生之列,微博一夜暴涨百万粉丝。


张起灵给吴邪选剧本很讨巧,吴邪的演技的确还需要磨炼,真要给他一些脱离生活的角色,恐怕驾驭不来,又会像之前那样糊掉。刚开始演戏,不能眼界过高,这个电视剧的主题都是吴邪曾经历过的青春,他所饰演的主角跟吴邪本人相似度很大,再加上吴邪的脸,很轻松就避开了短板。


吴邪要是想演戏,只能走这样的道路,先流量,再转型。虽然吴邪名义上是在吴三省名下的公司出的道,但是团队的人都是张起灵亲自选的,他今后要走的路,张起灵都给他安排好了。


爆红是吴邪没有想到的事,他本来想演戏就是真的喜欢,并没有名利场的其他企图。火了这件事非但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反而让他烦恼多多。


有吴家的势力,狗仔虽然不敢上来偷拍乱搞,但是私生饭却是管不了的,吴邪这一个星期就被跟踪了好多次,最糟糕的事也终于发生了。


他和张起灵见面的时候被偷拍了。


张起灵背后势力很硬,小张哥操盘能力一流,之前吴邪没有出道,大家对他也都不熟,两个人的照片并没有因为张起灵的原因流出过。这次事情从吴邪这里起来,在外界看来就很不一样了。


某乎上讨论这件事的话题数不胜数,不少“圈内人士”都出来匿名爆料,说这两个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自此,张起灵和吴邪的绯闻就算是出圈了。


这下又是十分热闹,张起灵的毒粉说吴邪借影帝的热度倒贴,邪粉说张起灵的影帝不干不净,然后还有一堆揣测豪门之家包来包去的邪恶情节的,另外又凭空出现了一波cp粉,觉得影帝跟初出茅庐的新人的设定很带感。


张起灵跟吴邪一直都没有回应,张起灵不说,吴邪就更不能多说,甚至有时候看到人家提到包养这个词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带尴不尬的小情绪。


非议归非议,哪个明星没有非议?总之吴邪火了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剧要照播,饭要照吃,吴邪的粉丝只多不少,天天转他的美图嗷嗷叫唤。


《江山倦》那边偶尔会放一些剧组的生图,一大波人嗷嗷待哺,期待着黑花的“跨世纪情歌”,这个时候,有个人出其不意,让黑花女孩们提前一步过了个小年。


黑瞎子出了一首新歌,叫《无香》。


海棠季春时节开,无香之花。海棠无香,常喻暗恋、默默付出。


海棠,别称——解语花。


写海棠倒是没什么,而时机却更奇妙了,这首歌是黑瞎子跟解语花刚录完歌的一个星期之后。虽然录像没有公开,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那天录歌,并戏称为“世纪会面”。也就是说,这首歌,是黑瞎子见完解语花后写的!


所有的黑花女孩都疯了,连叫“我搞到真的了!”本来一个拉郎配,没想到正主亲自下水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有磁性,调子奇诡,听着就让人起鸡皮疙瘩。歌词的风格也如出一辙,都是黑瞎子亲自写的。


——“棠红无骨附着,季春之火,眼尾耐琢磨。”


那个“火”字的转音,把吴邪一个大老爷们硬是弄得激灵了一下。


他听着这歌,心情十分复杂,看向坐在自己对面优雅喝茶的解语花,说:“黑瞎子这个人,还真是……不走寻常路,他形容海棠花是火?”


解语花笑了一声,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咽下去了,吴邪刷着“黑花”的超话,说:“百年好合。”


解语花:“……”


吴邪把一篇歌词解析放到解语花眼前,不怀好意地看着解语花。


解语花这么个情场小王子,哪里用得着看这种解析。他作为当事人,再明白不过。他看着淡定,其实心里也不知道那个黑瞎子打的是什么算盘,觉得棘手得很。


歌词不长,句句晦涩而露骨。


《江山倦》上线的时候,《年少葱茏》过了十五亿,吴邪最近接了不少综艺,张起灵挑挑拣拣推了一半,挑了一些主持人水平比较高的,让吴邪去参加了。


小生的人气永远是涨得最快的,吴邪几乎隔几天就要发破百万的福利。八百万福利那条解语花转发了,戏道:“吴邪哥哥现在衣锦还乡,小时候说的话还作不作数?”


解语花的老粉都知道他和吴邪的关系,吴邪的新粉是不知道他跟红透半边天的解语花有什么关联,只猜测两个人都是九门集团的小太爷,想必是认识的,万万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是“青梅竹马”。就在众人纷纷猜测解语花发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有人挖坟挖出了吴邪很久很久之前的吐槽,说自己小时候喜欢一个漂亮小妹妹,还说要娶人家,结果过了几年小妹妹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个大男人,语气之中的幻灭难以形容,直叫人……捧腹大笑。


解语花学戏出身是众人皆知的事,他唱旦角,练的是是童子功,这么一联系,再加上解语花的话,前因后果无比清晰。顿时黑花粉惨嚎一顿,堪称昏天黑地,一时之间“花爷您不要黑爷了吗”这句话竟然上了热搜。


——“怪不得黑爷要写无香,可不就是单相思暗恋吗!”


——“啊啊啊心疼黑爷,黑爷快过来我给你抱抱!”


——“没想到还有这惊人的隐藏剧情!”


这堆人炸成一锅,还没有炸完。吴邪回复解语花:“我们还是安心做姐妹吧。”


墙头草们随风飘摇,刚才还在哭诉黑爷命苦的众人立刻调转风头,仿佛之前的话不是自己说的,评论的风格都变成了——


“哈哈哈姐妹,小三爷你清醒一点,你们是兄弟啊!”


“我就知道!花爷果然是黑黑的!”


“不过是好闺蜜罢辽。”


然而娱乐圈的各位大佬们似乎觉得今日这一波三折的态势还不够热闹,某位爸爸平地起惊雷,把整个微博都炸了个哆嗦。


张起灵,影帝张,从来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从来不转发任何人的微博。半年发一条微博都算高频的张影帝,竟然转发了小三爷的这条微博,言简意赅:“继续努力。”


尽管这句话平平淡淡,充满了老干部般的慈祥,但是已经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青春稚嫩的小吴立刻转发回来,回复道:“遵命!”附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相比黑花那边,瓶邪这边就安静了许多,可能粉随正主,都继承了张影帝的淡定情绪,在这么大的狂风暴雨之下,竟然十分淡定,不过就是截了张起灵的微博截图,问道:“是我在做梦吗?小哥这是怎么了?”


这条微博虽然过了万转,但是风格十分统一,众人十分淡定,清一色的都是——“小哥这是……吃醋了吗?”


“这什么情况,我有点懵。”


“这真的是影帝张吗?”


……其实根本就是全没能反应过来。


然而某个人还看热闹不嫌事大,枉顾刚才大家还在抱团心疼他,此时这货悠悠地转了张起灵的微博,附评价:“哦哟哟。”


四家的粉丝:“……”


很棒棒,这四个正主都很棒棒嘛!什么???张影帝和黑瞎子是德国留学时的校友,还曾经合租过???


往日嗷嗷叫唤的微博今天异常平静,所有人都处于凌乱之中。


不愧是娱乐圈,这怎么就这么乱!


小张哥眼睁睁地看着张起灵一人挑起了两个人微博包装团队的大梁,非常顺手的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心里就明白,这次张起灵估计还真就要去蹚浑水了。


吴邪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在微博上撒了个娇,登录的时候一看自己转发张起灵的那条,语气还真的很有自己的风范,脑袋上瞬间冒出了三个问号:“这是我什么时候发的来着?”


昨晚睡觉之前迷迷糊糊的时候?


吴邪懒得去想,刷了一会儿微博,发现自己此时完全不需要嘲笑解语花了——自己的女友粉有一半成为了cp粉,秉承着爱他就爱他被压的原则,手快的已经产出了不少段子。


这一看就是真爱粉,写出来的日常小段子竟然跟张起灵和吴邪日常相处的时候差不多,吴邪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儿,揉了揉眼睛,洗漱去了。


他下午有一个采访,张起灵告诉他一会儿去化妆,一提化妆吴邪就烦,一边刷牙一边跟张起灵视频通话,张起灵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跟哄孩子似的应和。


娱乐节目的采访,一般都不会有什么有深度的问题,开场的时候象征性地问了一些《年少葱茏》的事情,然后话题很快就走向八卦方向。


记者:“是这样,昨天看到张起灵老师有转发你的微博,两个人私下里关系很好吗?”


吴邪笑了笑,说:“还好吧,小哥人挺好的,也没有架子,愿意教我很多东西。”


记者:“两位是怎么认识的,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情景?”


吴邪想了想,回答说:“吃饭的时候认识的,我替我三叔去参加晚宴。”


记者:“吴三省老师?”


吴邪:“嗯,是的,是在晚宴上第一次看见小哥的。第一次见面并没有什么交谈,互相印象都不深吧,他那时候已经拿到影帝了,我肯定是会多看他的啦,哈哈。”


记者:“那觉得张影帝是什么样的人呢?”


吴邪扭头笑笑,小声嘟囔了一句:“像个闷油瓶似的呗。”


记者:“什么?”


吴邪有点心虚地看了一眼镜头,问:“这段会给我剪掉的对吧?小哥不会看到的对吧?”


记者笑了笑,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吴邪还是开口道:“就很闷啊,话很少,像个闷油瓶似的。”


记者听到这个外号忍不住笑了,问:“如果有机会演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的话,你希望跟谁合作?”


这题明显是个套,但是吴邪想都没想就跳了进去,回答说:“那肯定是小哥啊,毕竟小哥是影帝嘛。”


记者:“哈哈哈,你也太老实了吧。”


吴邪也笑了笑。记者又问了几个关于解语花的问题,吴邪抓准机会黑了解语花一把,爆了他很多小时候熊孩子的料,回答的时候吴邪并不知道解语花这时也在接受另一家媒体的采访,谈及吴邪的时候,两个人的脑回路无比整齐,把对方扒得裤衩都不剩。视频放出来的时候两家的粉丝都笑翻了,说这两个人果然是亲闺蜜,塑料发小情无人能敌。


记者又问道:“听说黑瞎子先生和张影帝早年是校友,交情匪浅,影帝张曾与你谈过吗?”


其实按照吴邪的情商,记者的话说到这份上,他早就应该意识到这是在有意识的炒cp,因为记者的问题虽然表面上并没有问及两个人的关系,但是就好像是两个人日常在一起一样。不过吴邪谈到张起灵的时候是真的比较活跃,这个时候跟记者聊得很愉快,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这个倒是从来没有说过,嗯。”吴邪想了想,说,“我也是看大家在微博上的扒皮才知道的,不过听说小哥很多电影的bgm都是黑瞎子写的,我觉得很好听,非常适合,我看小哥的电影的时候被惊艳过很多次,这样想来,两个人应该是相当有默契的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垂了一下眼睛,倒不是有意为之,实在是他很爱分神,不过这个小动作在播出之后被粉丝们当做了吃醋的证据,被截成了动图拿出来,说他说“默契”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里有明晃晃的失落。吴邪看他们说得煞有其事,自己都感觉自己失落了,对自己当时说这句的时候什么心情没有一点印象。


显微镜加阅读理解能力满分的粉丝们把这个十多分钟的访谈分析得不亦乐乎,“闷油瓶”三个字成为了张起灵的新称号,争论不休的cp名也定了下来,就叫瓶邪。


当晚,吴邪找到了一项新爱好——看瓶邪黑花联文。


次日,《江山倦》的影视原声公开发布。


————————tbc——————


好像没有人

哭了😭

风途石头:

#张日山#
山川依旧,故人不归,曾经笑起来时眼睛亮晶晶的,说“佛爷说的就是对的”的小副官,终是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人物,扛着百年兴衰之后的九门。
我想,副官最后一次为佛爷盖上毯子的时候,擦过佛爷脸颊的指腹或许还可以感受到温热。而后他转身离去,一步一步,走到门口时,已经成为了张日山。
而躺在椅子上的佛爷那时一定一身戎装,不曾老去。

想到《后背》这首同人曲😭

Erik:

不朽。

吴邪说过他意识到他们的时代即将过去,但时代会成过去,他们的故事却将成不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图文无关)会员充早了....o<----<

骆闻舟pk赵云澜pk顾昀

猜到了结局可是还是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甜甜的小甜甜:

沙雕脑洞哈哈哈


            
           


骆闻舟:我,燕城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
赵云澜:我,龙城市公安局特别调查处处长
顾昀:我,大梁安定侯玄铁营主帅


             
骆闻舟:我八块腹肌,市局颜值担当
赵云澜:我风流潇洒,小零见了我都投怀送抱
顾昀:我堂堂玄铁三部,西北一枝花


           
骆闻舟:我家那位是上市公司总裁,身价在亿以上,燕公大研究生,还能帮我破案
赵云澜:我家那位是大学教授,也是来自九冥幽暗处的斩魂使,一把斩魂刀能识善恶,辨忠奸,也能帮我处理犯人
顾昀:我家那位是大梁当朝皇帝,我在外打仗完全不用操心钱的问题
              


骆闻舟:他是我刚工作遇到的报案人,他当时还是个中学生,随后我和陶然照拂了他七年
赵云澜:他是我前世在路边捡到的小鬼,给他取了名字教他人生哲理他才没长歪
顾昀:他是我在边境狼群堆里救下的小孩儿,认了我做义父


              
赵云澜:我家那位温柔贤惠,每天给我做饭暖床
顾昀:我家那位也温柔贤惠,身为九五至尊还总是屈尊给我按摩,做饭
骆闻舟:......我天天给我家那位做饭


            
赵云澜:他暗恋我几万年,我都跟他表白了他都不敢跟我在一起
顾昀:他暗恋我好多年,被我发现,还说什么都愿意为我做
骆闻舟:......他明的暗的怼了我七年然后开始撩我


         


骆闻舟:我是攻
赵云澜:......
顾昀:......

厉害厉害真的厉害哈哈哈

水仙-禅定才好望穿心事:

我看的镇魂怎么第一集就完了???(沈老师:我真的没有那么多话! 


 土味情话

第一波走这 我是一波

第二波走这 我是二波

第三波走这 我是三波


不大一样

第一波 我是不大一样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iAn缇安:

#oner#  玩个老梗
PS弟弟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小学鸡  

MicAOz汤团_独立动画0210:

咳 说好的3000fo福利!
二叔画风激情打啵画的时候实在是太罪恶感了我整个人都很恍惚😂
想着难得上色 最后摄影下了比较狠的手

请不要举报我😂